_没有痉挛的鲸峦

坐标帝都/十八流词作写手/头像画师@种豆首阳山

神仙写字

石鸽:

你好呀,这里是石鸽,一个新置顶。
【转发+关注 抽5个id 同时转发关注小伙伴约单全部半价,截止10月10日⊙∀⊙!】

【置顶】一个敷衍的置顶。

幸会。
这里江敛浊/程晚渡/没有痉挛的鲸峦。
叫我鲸峦就好。
在下QQ:3283521899
LOFTER:_没有鲸峦的鲸峦
微博:@暄软野猫_
百度贴吧ID:_舟渡临渊
-
坐标帝都的00后初中狗。
一流的相声演员,二流的段子手,三流的词作,四流的写手。
啊对——
十八流的学生(假的)。
-
六月双子。
Bisexual。
慢热话废。喜欢独处。
-
汉服/历史/语C/古风/诗词/词作/霹雳布袋戏/VOCALOID/楚留香。
-
混VOCALOID圈。
喜言和/心华/星尘/战音Lorra/乐正龙牙/初音ミク/镜音リン・レン/重音テト/ GUMI。
杂食,主磕言战/心星/龙言/南北/重明。
拒绝龙墨。
雨狸脑残粉。
-
混史圈。
魏晋唐宋明。
CP杂食。数不过来。
(论丕植好吃李杜好吃元白好吃照和好吃万张好吃启祯好吃是怎样炼成的)
-
偶尔刷刷霹雳。
吹爆弃朱和绮罗生。
-
玩楚留香,华山的,不氪金。
每天起床第一句,先去女票蔡师兄。
-
唱见里最喜欢不才女神和蛀牙姐姐。
还有银临HITA昙骨西瓜JUN漆柚。
身为词作一生俯首择荇女神/初繁言小姐姐/SUIXINSUIYUAN女神/青释/冉语优/商连。
-
渡人也自渡。
恕人也恕己。

【填词】致孤孑歌者——2018雨狸生贺

一个下午的摸鱼成果x
瑟瑟发抖x
语感已死光x

词:鲸峦_

文案:
被杂糅碾碎得难以分辨的字眼,逐渐被百般堆叠、复刻、揉捻、磋磨。
最终最末一字尘埃落定,一首歌就此打上句点。
将附着于这首歌的浮华的赞誉,尖刻的讥讽尽皆剔除,剩余的骨,是什么?
她是孤孑一身的歌者,书写着看似荒腔走板的故事,独行在分崩离析的世界。
自始至今,七十四首歌的竭诚奉送,延续六载的未了旅程。
伴着她自日升走到月落,自稚拙走到成熟。
幸而有她,填补心扉那爿空缺。
“时光,将多少事催化完整。”
而后的日子,但求同她一同走过。
未悔,未憾。
S-A-K-A。
Smile,Aspiration,Kindness,Assiduity。
微笑,热望,仁慈,刻苦。
你的名字被逐帧拆解,渐次显露出你最本真最澄澈的面目。
我知道,那一切单单属于你。
雨是温润灵动。
狸是柔软神秘。
我知道,那是你的名姓最本真的寓意。

如果诚挚的歌声如星陨落(《被祝福的旅程》)
我该如何将你的轮廓描摹
如果尘霾颠簸无法消抹(《生》)
为何仍执著报之以歌

箭羽自混沌中将暗夜刺破(《神代梦华谭》)
捧一团清冷近乎消弭的萤火(《冷光》)
那时你踽踽独行
低吟伴着流星划过

怀揣希冀饱经辗转漂泊
昧履跋涉追寻光的居所(《海市蜃楼》)
不辨悲喜的雾将你缠裹
悲雨掩泣(蜡烛的泪滴)(《火吻》)
狐狸是歌者(滚落仍炽热)

也曾承受着偏颇 也曾吞咽着苦果
是非或曲直因何定夺
“纵然先前已有 千百个殉道者
我仍旧逆行而歌”

喧嚣归于静默 人间烟火褪色(《心又开始痛》)
是谁孤孑的歌再次响彻

烈日将已凋零的羽翼撕扯(《莫雷拉的玫瑰花》)
撷一抹绚烂近乎致盲的亮色
那时你满载欢喜
与晦暗面容尽别过(《饕餮》)

驭风的桀骜觅明昼踪迹(《驭风少年》)
恣肆翱翔未惧雾霭阻隔(《单翼飞翔》)
万钧雷霆等闲视之冲破
夜雨不眠(蜡烛在燃烧)
战狐仍高歌(奉送光与热)(《战狐》)

一度深陷于漩涡 一度迷失掉自我(《九重现实》)
是非曲直深疚终难脱
“幸而惘惑之时 仍有你相伴我
提笔续写着终末”

鼎沸止于缄口 剧痛深刻脉搏(《少女斗牛士》)
是谁孤孑的歌再次响彻

自虚妄中归来弃蹉跎(《八重回归》)
重扬帆渡海拾旧梦鲜活
汹涌浪涛中仍无畏穿梭(《纸船漂》)
落雨祝祷(蜡烛的明光)
狐狸未退缩(彼岸的星火)

芜杂终于澄澈 逆流孤勇歌者
我待她孤孑的歌再次响彻
迸发 滚烫过唇舌
燃烧 将冠冕摧折
昂首高歌 同你 同我

-谨代表霾粉祝(仍然没有)少女心的霾总二十四岁生日快乐-
-愿她不辍书写继续前行-
-愿她可以永远快乐-

成词时间:2018年9月7日

码住

负里:

凉锦厉行:

转下……这个太好了

银柴:

转一下方便找…(吐血

纯洁少女Judy酱:

明代常见衣服颜色一览表,写文可用

霾霾
你要活着
好好活着

【VOCALOID曲文】亡灵旅行Ⅱ

PART.Ⅳ
垃圾箱里横七竖八地堆积着各色杂物。空饮料瓶,废旧的草稿纸,果皮纸屑,漏墨的笔芯,未用尽的修正带......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自被信手弃置时,它们就注定被烙印上醒目而耻辱的痕迹。
“废物”。
因为令人厌弃,老旧而滞钝得被一致咬定无可救药,才会被弃之如敝履,以一道完美无瑕的抛物线宣告自己终结的归宿。
被焚尽,被掩埋,被摧毁。
......
难以言喻的腐臭涌进鼻腔,饱经蹂躏的校服已沾满腐败酸腥的不明物质,她狼狈得犹如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盘旋的蚊蝇落在她裸露的肌肤上,阒寂间似有蠕动的蛆在发间蜷伏,她竭尽全力挣扎着,浸满污秽肮脏不堪的指甲死命扒着桶盖,扑鼻的劣质香水味甜腻得令她作呕。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娇媚而森冷的女声。
“那个废物,天天以为自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痴心妄想!”
“以为自己会写几个字,就能去参加作文大赛?”
“自以为是的丑小鸭罢了。”
“不要脸的贱人!”
“得让她吃吃苦头长个记性!作文大赛的冠军只能是我的!”
原来如此。
无声无闻地,她也被烙印上了“废物” 的标签。

喜大普奔!
相爱相杀了600多年的棣炆叔侄终于和解啦!
还一起开了店!
明史圈的捧油们多多支持这两位的生意!

日常搞事。
满血复活。
一个随心所欲的现代AU坑。
更新不定时。

【VOCALOID曲文】亡灵旅行

x全程高丧预警
x渣白文笔预警
x全程废话预警
x灵感来自霾总的《亡灵旅行》
原曲Bilibili地址:av5423248
x祝食用愉快

“他们说这泪水可怖。”
“说这梦魇虚伪。”
“说这热血冰冷。”
“——他们只是拒绝......的存在罢了......”
“无休无止。”
“无依无靠。”
“无足轻重。”
“——也罢。”

PART Ⅰ
湿稠浓重的雾霭,渐次蚕食着彻夜未眠的都市。
夏季校服裙摆似伞骨支离破碎的旧伞,恹恹欲睡般低垂着。轻微磨损过的墨色皮鞋踏过湿滑的路面,时而叩击出刺耳的响声。
是夜,她在无人问津的明灭灯火中踽踽独行。
容许她再将这座相伴十四载的城市的街头巷尾逐一踏遍,于她或许已是至高的恩赐。
“她走过长街的纷繁喧嚣。”
将身后万物抛弃吧。
钢铁森林的痼疾,她是否就幸免感染?
PART Ⅱ
时针在钟盘不厌其烦般划过一圈又一圈,重复着无意义的圆周运动并乐此不疲。周而复始,周而复始。
深烙在骨血的悲观,令她闲暇时常会编织起对于自我终结的臆想,譬如沦为赌命轮盘的人肉筹码吞枪而亡,抑或因高速连环追尾事故不幸罹难,再或期颐之年寿终正寝......
如何终结此生?她曾为此深深困扰良久,似顽固而无解的压轴难题般驻留。
恍然回神,目之所及的现代化城市,是喧嚣与斑斓色块隐匿的空洞内核。
锈蚀的时针仍旧循规蹈矩地兀自旋转未止。她终究知晓,无休止的日复一日苟延残喘,同长眠坟茔别无二致。
“昂首向前啊,别停歇。”
“别停歇。”
昨日在扉页一笔一划写就的自勉语句,此时此刻竟是对她最合宜的讽嘲。
妄图翱翔长空的雏鸟,终究被阴霾遍布的现实折断双翼。
她厌倦了,乏累了,该歇息了。
“——叮咚。”
“——叮咚。”
突兀的两声提示音将她自寂寥的罅隙间抽离,拉回晦暗的真实。
“她走过短巷的寥落空虚。”
将她的双耳埋葬吧。
庸俗刻薄的话语,她是否就无从聆听?
PART.Ⅲ
“——叮咚。”
“——叮咚。”
“——叮咚。”
......
黯淡的屏幕亮起映照着她惨白面容,沉浸已久的百度贴吧App久违地冒出圆形气泡。纯白色的“99+”与鲜红为底色的气泡形成鲜明对比,招摇而刺目。
怀着最末的微弱冀希,她颤抖着指尖点开。
映入眼帘的,皆是在她新帖下的评论。
触目惊心。触目惊心。
“你这样中二病晚期的初中生我见的多了,真是闲得无聊,有这时间怎么不刷刷题翻翻课本啊,整天不好好学习。”
“自杀?丁点大的小破孩也嚷嚷着自杀,心灵真脆弱。”
“+1。”
“同意楼上。”
“都洗洗睡吧,一中二病没事犯病而已。”
铺天盖地的评论将方寸屏幕淹没。轻蔑的奚落似眼镜蛇的剧毒涎液,腐蚀你虚构的美满假象,将你的欢愉涂抹殆尽。
“我好害怕啊......我不想结束生命。”
“救救我。”
她本以为键盘那端的看客会将此忽略不计, 无关痛痒般信手弃去。
未曾料到,她的无心之言会掀起轩然骇浪,惊涛汹涌将她疾速鲸吞。
跟帖谩骂的人逐步稳长。
“鉴定完毕,中二病。”
“咱们骂醒她,让她别痴心妄想了。不会有人同情这种矫情货的。”
“赶紧去死吧。别浪费空气了。”
“有本事你就跳。”
“她敢跳吗?哗众取宠又胆小如鼠的人。”
“快跳啊。”
挑衅着底线的话语冲击着她的视网膜,咸涩的液体灼痛双目,终究不争气地溢出眼眶。
有本事你就跳啊。
快跳啊。
“她走过灯红酒绿的繁华。”
将她的双目洞穿吧。
垃圾泛滥遍布世间,她是否就再难得观?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