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没有痉挛的鲸峦

坐标帝都/十八流词作写手/头像画师@种豆首阳山

卢燕·二十六字母微小说

叶叶叶叶小优:

卢燕·二十六字母微小说


新水浒+原著设定


作者脑子有坑系列
Adventure(冒险)
  躲在卢府门口的燕青,在看见卢俊义被众官兵打倒绑起时,想也没想就独自一人冲进了人群中厮杀。
Angst(焦虑)
  燕青去找李师师的那几天,卢俊义心里是崩溃的,坐立不安。
Crackfic(片段)
  “你辞我,待要那里去?”
  “也只在主公前后。”
Crime(背德)
  他是自己的主人。燕青狠狠地在心里骂自己。你又怎么能对他有非分之想。
Crossover(混合同人)
  “主人主人,小乙学了新曲,唱给主人听~”
  “好啊,小乙唱吧。”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
  “……”
Death(死亡)
   卢俊义在落水的前一秒突然清醒,开始自嘲为何不听那孩子的劝。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看着自己的主人走上梁山,走向毁灭,但他却始终无法劝住。
Fantasy(幻想)
  燕青离开卢俊义多年后,时不时还会出现幻觉,就好像他还在大名府,卢俊义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Fetish(恋物癖)
  小时候的燕青经常偷走卢俊义的水火棍,而卢俊义也只是哈哈一笑。
First Time(第一次)
  “哎?什么第一次?有好多第一次都是小乙终生难忘的呢。”
Fluff(轻松)
  燕青从青楼里出来,远远望见灯火通明的卢府,边猜测卢俊义此时在干什么,边想卢府比青楼好上一万倍,这么想着,脚步又轻快了几分。
Future Fic(未来)
  卢俊义想,自己和小乙,根本就不会有未来的吧。
Horror(惊栗)
  很多次很多次,燕青都梦见自己在黑暗中追着卢俊义的步伐,每次他都突然消失,留自己在黑暗中苦苦挣扎,却找不到出路。
Humor(幽默)
  “小乙,你这么好看,把你打扮成姑娘卖到青楼去,会得不少钱吧?”
  “主人?!”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那个雨夜,卢俊义的棍打在燕青身上,也同样打在两人的心上,刻骨铭心。
Kinky(变态/怪癖)
  卢俊义喜欢看燕青的刺青,几乎每天都要燕青脱了衣服给他看一两眼。
Parody(仿效)
  有一天贾夫人在屋里梳妆,小燕青仔细的看了很久,后来穿着不知道在哪找到的女装去见卢俊义:“主人,小乙好看吗?”
  卢俊义:???
Poetry(诗歌/韵文)
  雁序分飞自可惊,纳还官诰不求荣。
  身边自有君王赦,洒脱风尘过此生。
Romance(浪漫)
  卢俊义一脸懵逼的看着燕青叼着一支桃花,迈着曼妙的舞步向他走来。
Sci-Fi(科幻)
  “主人,你说如果小乙穿越到别的地方去,那儿的人会不会喜欢小乙?”
  “啊??”
Smut(情/色)
  燕青隔着半个忠义堂与卢俊义的目光相撞,顿时玩心大发,一双桃花眼深情的望着卢俊义,颇为色情的舔着唇,还伸手要去解衣领。
  …宋江着急地叫安道全来抢救失血过多晕倒在地的卢俊义。
Spiritual(心灵)
  “嗯,我就是卢员外家的浪子燕青。”
  “我家的小乙啊,他balabalabala…(此处省略一万字。)”
Suspense(悬念)
  燕青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卢俊义更不知道。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算了吧。那些痛苦的事啊,我再也不想经历第二遍了。”
Tragedy(悲剧)
  卢俊义知道,他们注定是悲剧,无法改变。
AU(Alternate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那个长相打扮都和我一样的人,笑着对我说,他和主人在卢府过的很好,从来没有上过什么梁山。
OOC(Out of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我,我才不是卢员外家的呢!他生他死关,关我何事…”
OFC(Original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她偏了偏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看着梁山的二当家和他那个的小仆从,随后抬手在纸上沙沙的写她的脑洞。
OMC(Original Male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他听说卢员外养了个帅小哥的一瞬间就蹦了起来,忙去看是什么样的人能让清心寡欲的卢员外动心。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燕青被情/欲烧昏了头,也顾不得什么主仆礼节,强睁着泪眼,用带着一丝委屈的哭腔,颤抖地开口道:“主人…小乙想要…想要主人满足小乙…”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唔,看这个样子的主人也不错呢…嗯,这个也好…”
   卢俊义头疼的看着正兴致勃勃看他们两个同人本的燕青。

神仙写字

石鸽:

你好呀,这里是石鸽,一个新置顶。
【转发+关注 抽5个id 同时转发关注小伙伴约单全部半价,截止10月10日⊙∀⊙!】

【填词】致孤孑歌者——2018雨狸生贺

一个下午的摸鱼成果x
瑟瑟发抖x
语感已死光x

词:鲸峦_

文案:
被杂糅碾碎得难以分辨的字眼,逐渐被百般堆叠、复刻、揉捻、磋磨。
最终最末一字尘埃落定,一首歌就此打上句点。
将附着于这首歌的浮华的赞誉,尖刻的讥讽尽皆剔除,剩余的骨,是什么?
她是孤孑一身的歌者,书写着看似荒腔走板的故事,独行在分崩离析的世界。
自始至今,七十四首歌的竭诚奉送,延续六载的未了旅程。
伴着她自日升走到月落,自稚拙走到成熟。
幸而有她,填补心扉那爿空缺。
“时光,将多少事催化完整。”
而后的日子,但求同她一同走过。
未悔,未憾。
S-A-K-A。
Smile,Aspiration,Kindness,Assiduity。
微笑,热望,仁慈,刻苦。
你的名字被逐帧拆解,渐次显露出你最本真最澄澈的面目。
我知道,那一切单单属于你。
雨是温润灵动。
狸是柔软神秘。
我知道,那是你的名姓最本真的寓意。

如果诚挚的歌声如星陨落(《被祝福的旅程》)
我该如何将你的轮廓描摹
如果尘霾颠簸无法消抹(《生》)
为何仍执著报之以歌

箭羽自混沌中将暗夜刺破(《神代梦华谭》)
捧一团清冷近乎消弭的萤火(《冷光》)
那时你踽踽独行
低吟伴着流星划过

怀揣希冀饱经辗转漂泊
昧履跋涉追寻光的居所(《海市蜃楼》)
不辨悲喜的雾将你缠裹
悲雨掩泣(蜡烛的泪滴)(《火吻》)
狐狸是歌者(滚落仍炽热)

也曾承受着偏颇 也曾吞咽着苦果
是非或曲直因何定夺
“纵然先前已有 千百个殉道者
我仍旧逆行而歌”

喧嚣归于静默 人间烟火褪色(《心又开始痛》)
是谁孤孑的歌再次响彻

烈日将已凋零的羽翼撕扯(《莫雷拉的玫瑰花》)
撷一抹绚烂近乎致盲的亮色
那时你满载欢喜
与晦暗面容尽别过(《饕餮》)

驭风的桀骜觅明昼踪迹(《驭风少年》)
恣肆翱翔未惧雾霭阻隔(《单翼飞翔》)
万钧雷霆等闲视之冲破
夜雨不眠(蜡烛在燃烧)
战狐仍高歌(奉送光与热)(《战狐》)

一度深陷于漩涡 一度迷失掉自我(《九重现实》)
是非曲直深疚终难脱
“幸而惘惑之时 仍有你相伴我
提笔续写着终末”

鼎沸止于缄口 剧痛深刻脉搏(《少女斗牛士》)
是谁孤孑的歌再次响彻

自虚妄中归来弃蹉跎(《八重回归》)
重扬帆渡海拾旧梦鲜活
汹涌浪涛中仍无畏穿梭(《纸船漂》)
落雨祝祷(蜡烛的明光)
狐狸未退缩(彼岸的星火)

芜杂终于澄澈 逆流孤勇歌者
我待她孤孑的歌再次响彻
迸发 滚烫过唇舌
燃烧 将冠冕摧折
昂首高歌 同你 同我

-谨代表霾粉祝(仍然没有)少女心的霾总二十四岁生日快乐-
-愿她不辍书写继续前行-
-愿她可以永远快乐-

成词时间:2018年9月7日

码住

负里:

凉锦厉行:

转下……这个太好了

银柴:

转一下方便找…(吐血

纯洁少女Judy酱:

明代常见衣服颜色一览表,写文可用

【VOCALOID曲文】亡灵旅行Ⅱ

PART.Ⅳ
垃圾箱里横七竖八地堆积着各色杂物。空饮料瓶,废旧的草稿纸,果皮纸屑,漏墨的笔芯,未用尽的修正带......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自被信手弃置时,它们就注定被烙印上醒目而耻辱的痕迹。
“废物”。
因为令人厌弃,老旧而滞钝得被一致咬定无可救药,才会被弃之如敝履,以一道完美无瑕的抛物线宣告自己终结的归宿。
被焚尽,被掩埋,被摧毁。
......
难以言喻的腐臭涌进鼻腔,饱经蹂躏的校服已沾满腐败酸腥的不明物质,她狼狈得犹如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盘旋的蚊蝇落在她裸露的肌肤上,阒寂间似有蠕动的蛆在发间蜷伏,她竭尽全力挣扎着,浸满污秽肮脏不堪的指甲死命扒着桶盖,扑鼻的劣质香水味甜腻得令她作呕。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娇媚而森冷的女声。
“那个废物,天天以为自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痴心妄想!”
“以为自己会写几个字,就能去参加作文大赛?”
“自以为是的丑小鸭罢了。”
“不要脸的贱人!”
“得让她吃吃苦头长个记性!作文大赛的冠军只能是我的!”
原来如此。
无声无闻地,她也被烙印上了“废物” 的标签。

喜大普奔!
相爱相杀了600多年的棣炆叔侄终于和解啦!
还一起开了店!
明史圈的捧油们多多支持这两位的生意!

日常搞事。
满血复活。
一个随心所欲的现代AU坑。
更新不定时。